首页 >> 心理咨询 >>团体心理治疗 >> 团体治疗中的治疗因子
详细内容

团体治疗中的治疗因子

团体本身未必能具有治疗性,团体成员的改变也不是自动发生,而是在团体工作者所创出来的安全气氛下,才可能发生。安全气氛的发展是基于互信与无害的环境下,成员才可能自我揭露其感情、思考,以及冒险去经验团体治疗的力量。而这种由团体治疗者、成员,以及被治疗者本身的行动,而有利于被治疗者条件的改善的元素,就称为治疗因素。因此,团体工作者必须学习如何运用治疗因素来改变成员。

    因为受到Harry Stack Sullivan的影响,Irving Yalom于1995年发展了一项在团体中的11项治疗因子的调查表,包括:植入希望(希望重塑)、一般性(普遍性)、资讯的告知、利他、对于初级团体、社会化技术的发展、模仿行为、个人的学习、团体凝聚力、情绪净化、个人存在感的因素。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有某些要素被视为较其他要素重要,特别是由社工师带领的团体。他们认为较重要的治疗要素包括:植入希望、自我了解、模仿、在互动中学习、将经验一般化、事实的验证、接纳、自我表露、利他、引导等。

 

植入希望 

    成员看到其他人进步了或正进步中而觉得团体是有助益的;因而对团体能帮助他产生乐观的希  望。 

    1. 没有了希望就没有动力,因此,领导者应协助成员建立希望。

    2. 成员要能感到「希望」,否则治疗是没有效的。像是在团体初期,成员对团体中其他成员还无法感到信任,或是不知在团体中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疑惑应该做些什么,在这个情况下,希望能支持组员走过团体最初阶段的恐惧与担心。 

    3. 当成员有进步时,领导者应告诉团体中其他类似情况的成员;但并不是批评进步慢的成员,而是告诉,只要肯努力,就会有进步的机会。 

    4. 团体发展至中期,当成员面临做抉择的时候,「希望」可以提供成员的需要。只是谈论该怎么做,并不是适当的作法,而是必须超越成员能够接受的程度,做出具体的行动和计画并加以实行。当团体发展到某个阶段,成员必须表达他们真正的感受,且不可忽略或敷衍成员内心的想法。 

    5. 团体治疗进入结束阶段时,成员离开曾经信任的领导者和关心他的成员,就要独自去面对、挑战生活,「希望」可支持成员走过这个过渡期。当成员离开团体后,他就不再有固定的时间、地点,没有倾听他内心的领导者和朋友,可以一起分享他的经验还有困难,所以「希望」可协助成员走过这个阶段,并让成员能够适应这个改变。 

    当放弃希望,团体几乎就等于是失败了,透过不断的鼓励,让希望重新燃起,是团体工作中的首要的任务。

 

自我了解 

    1. 团体治疗延续个人心理治疗的观念,而自我了解是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透过自我了解的过程,将可得到自我觉察。团体中的自我觉察有许多的模式,第一,团体的成员因发现过去不知道的感觉特征,对自我内在的动力有所觉察;第二,当成员想要尝试做新的改变,其他成员表达经验和看法,成员因而得到自我了解的学习。 

    2. 成员在团体中可以产生许多不同层次的自我觉察。其中,成员对于自己在人际互动方面如何影响团体中其他的成员,或能够抱持着更客观的观点;例如,在团体刚开始,一个成员,在别人眼中是个性孤僻、令人难以亲近的人;但是,有了更深的自我觉察后,他就发现是因为自己害怕被伤害,才会拒绝与人亲近。经由这样觉察的过程,他才了解到,是什么原因使他会有孤僻和令人难以亲近的反应。 

    也就是说,成员透过自我觉察的过程,了解到行为背后的机转,以及行为产生的原因。

 

代偿学习vicarious learning(模仿) 

    团体提供成员许多机会经由模仿观察而学习到新的行为,既可以从成员在团体中表现的,也可以从成员在团体外表现的学习到。 

    1. 在寻求个人协助的案主中,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缺乏正确的的角色学习模范;像小孩的成长,最重要的就是家庭教育,且深深的影响到其发展;而这些寻求协助的案主可能是因为父母或重要亲人对他们的发展而言,是具伤害性、缺席的、软弱等负向的影响,这些案主在情绪表达上会有挫折。亦或,对于某件事情,他们太过度于表达自己,有时又过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在情绪沟通上不知如何适度表达。 

    2. 在个人的咨商过程中,对于案主来说,领导者提供了一个角色模范,透过对领导者的观察和影响,案主会建立自己的一套价值评断标准。例如,案主会被领导者的穿着、言语表达、个人特质、态度等等所影响并且内化。 

    3. 案主对于领导者模仿的行为的主要是来自:一、对其他成员成功解决个人问题过程的观察;二、改变了对自己行为、思考和表达方式。 

    4. 借着团体间的互动关系,提供给成员莫大学习和模仿的机会,并且也供给案主较个案治疗有更多改变的机会,在团体过程中,领导者和成员都可以是角色的示范者。 

    5. 团体工作者必须要了解自己的行为举止和特质,对于团体成员的影响力是如何。 “领导者的行为和态度传达了开放的规则、目标的重要性,对于他人接纳、倾听的重要性等。” 

    虽然领导者与团体成员的角色不同,但是领导者不需要带着专业的面具,可以自然、适当、诚实的态度来面对团体成员,一方面能够参与团体过程,另外一方面也能提供成员行为的示范。 

 

由互动中学习 

    1. 成员透过与其他团体成员的互动来获得学习,这种学习主要有两方面:(1)当成员尝试新行为时,而且开始用正向的方式与其他团体的成员互动;(2)对其他团体成员的行为,以一种正向的方式给予回应。

    例如,成员会试图澄清团体中其他成员所要表达的内容,以正确了解沟通的讯息与内容;成员较先前开始有明显的努力和改变,积极的表现自己;甚至跟领导者提出挑战。 

    2. 在团体中,有时候学习也来自其他成员言行举止,或者做事的态度、方法。团体治疗提供了独特的形式,成员之间可以彼此给予回馈、真诚且清楚的表达。相对的,在一对一咨商过程中,回馈仅能来自一个权威的形象─领导者,这是与来自平辈的回馈是非常不同的。

    3. 给予回馈的过程中,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当回馈给得太早,就是当发生在此团体信任气氛还未形成之前,可能会被当作是一种威胁或拒绝的表示。当回馈给予的时机适合时,回馈就较为有价值。 

    在团体中,回馈的看法很少会有一样的,是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背景环境都不同,自然价值观和喜好也会有所不同。但有时,回馈是来自于全体成员。对团体中的成员来说,领导者的回馈是最具有显著影响力的,而且成员对领导者回馈时的态度和团体成员的回馈态度是有所不同的。 

一般性、普遍性(Universality) 

    成员接收到其他成员也有类似问题及感受,因而降低了那种特异且独一无二性(uniqueness)的感觉。 

    1. 一个处在痛苦经验中的人,常常会觉得自己是孤单的,认为没有人会像他一样遇到这么糟糕的事了。例如,得到AIDS的患者会认为,他被孤立、被人以异样的眼光和不平的对待。这样的人可能会不敢或逃避与他人接触,也不会向其他的成员分享及寻求支持他的人。 

    2. 所谓的一般化是指案主了解自己和其他人是一样的,而且并不孤单。这通常是因为发现了别人有相同的问题。一般化会使人们采取一种较为中立的观点,且能更客观的看待自己和他人的问题。 

    3. 近年来,随着自主和支持的团体出现,人们开始对一般化的概念更有深入的了解。自助团体的形成是希望能够因成员间有共同的经验,而获得团体成员的支持。团体中彼此的支持不仅能互相分享他们之间的痛苦与辛酸,同时,也减低了被孤立的感觉。而且,成员和他有相同情形的成员相处时,自我的概念也会改变。 

    简而言之,当成员感到和其他成员有类似的问题时,一般化的感受就会产生,而且感觉到被孤立感降低,也就不会感到那么孤单了。 

 

现实性之验证 

团体就像是一个小型社会或是社会的缩影。

    1. 团体的成员透过和其他成员的互动,成员经验过恐惧、生气、怀疑、紧张、嫉妒等,一开始,成员可能不太敢表达真正的行为与情绪,或者会表现出令人期待的行为。当成员间彼此熟悉了,气氛更舒服的时候,就会表现真正自我了。 

    2. 在团体中当成员面对需要协调的时候,解决问题时,他们必须要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要和他人沟通。在成员需要协调的时候,有两点对领导者有一定的助益,第一、提供领导者第一手的评估资料,而且不会受到其他人的转述或口误。第二、这个过程也让领导者有立即参与讨论与辅导成员的机会,不用再等到事后才处理。 

 

接纳 

    1. 会让团体中有凝聚力,成员有被接纳及不再和旁人隔离开来的感觉。成员被接纳应该是无条件的,团体中成员说出或做出一些事,在以前不被接纳的,而现在被接纳了,就表示这个团体已具有无条件接纳的能力了。 

    2. 某些人在团体中很少有机会可以还分享和获得接纳的机会,像是精神病患,他们大部分都有人际方面的困扰,而且加上因为病情的关系,会有一些幻想和恐惧,使得这些问题在他们身上更加复杂。像一些被隔离的病患,团体也许是他们跟人群有意义接触的唯一机会。 

 

自我表露(自我揭露) 

    自我揭露就是成员把自己的感受、思考、想法等分享给其他的成员,特别是一些隐藏很久,不轻易向他人说明的部份。成员要自我揭露得要件是团体比需要让他值得信赖,不然反而会对他造成伤害。成员最怕的是当自我接露以后,无法获得其他成员的支持还有保护。不过,不经过自我接露,很难对自己自我了解,也很难得到别人的信任和协助;但是,当成员涉及到感情、性、人际关系等较私密敏感的话题时,就比较不容易表达出来,除非是让他觉得很安全、温暖及尊重他的前提之下,才比较可能被揭露出来。如果成员表达抽象、欲言又止甚至极力排斥、逃避,这样工作人员可采行: 

    1. 把一些抽象表达的意义点出,并鼓励成员们讨论为何有这种表达方式 

    2. 成员在自我表露时,如造成其他成员不舒服,那么应加以讨论,并排除不舒服的原因 

    3. 如果自我接露造成其他成员不舒服,且不能在这次聚会做适当的处理,则应限制自我接露程度 

    4. 如果成员在自我接露时受到伤害,则应加以保护,避免伤害扩大 。

 

利他主义 

    1. 团体的成员会因为支持其他成员,而对自己有较好的看法。透过协助他人,他们会发现自己对别人的价值,而转为对自我的价值提升。 

    2. 在治疗的团体之中,透过相互帮助与协助,成员透过协助其他人的过程而得到帮助。但是在某种情况之下,某些成员会变成一直都是被协助的人。但是他能帮助谁呢?成员可能会觉的自己是一个负担,单向的给予他帮助,可能会让他感到无力感,而忽略了他人也会有需要。协助其他的成员或团体会让他们恢复自信与自尊,特别是当他们觉得自己有能力协助他人的时候。 

 

引导 

    引导或是辅导是直接提供资讯和建议给成员。这是在于协助成员能够肯定自己的选择与认知。资讯的来源并不只是单方面的领导者提供给成员,成员之间也可以互相提供资讯与建议。最重要的是,当提供资讯时要注意下列几点:成员表示他需要被指导、提供的资讯必须符合成员真正的需要、资讯的给予要必免一次大量的资讯,以免造成成员无法接受和吸收,并且要针对成员能够吸收的范围,给予适当的辅助。 

 

结语 

    为了要分析每一个要素的原因,将希望、模仿、经验的一般化、事实验证、接纳、表露...等治疗要素加以分离归类。但是,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这些要素是彼此重叠的,也很难分清楚是要从哪个要素开始,哪个要素结束。有些团体特别需要某些要素;而这些要素对于其他团体就不太重要。领导者要了解这些要素和对团体的影响,并且要知道哪些要素存在于团体的过程中。还有,领导者对于这些要素的认识和使用要素的能力,是决定一个团体是否成功的要件。

                                                                               (来源:互联网)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